<track id="KueJPpY"></track>
  • <track id="KueJPpY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KueJPpY"></track>

        1. 欢迎来到日本无码一区网!

          日本无码一区

         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
          日本无码一区
          当前位置:

          武则天文治武功的水平如何?

          来源:柚木提娜 时间:07-22 09:59:59浏览522次

          https://zhuanlan./p/60608253zhuanlan.

          至于为啥会打出这么难看的成果呢?一方面固然是由于唐代旧有军事体制逐步崩溃的直接影响(比如府兵制的逐渐瓦解),但另一方面武则天选任将帅失当,对军政建设不怎么上心恐怕也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因素。

          臣比来看国度兴兵,但循于常轨,主将不选,士卒不练,徒如驱市人以战耳。故临阵对寇,未尝不先自溃散,遂使夷狄乘利,轻于国威,兵愈出而事愈屈,盖是国度自过计于敌耳,故非小丑能有异图。——《全唐文卷209.为乔补阙论突厥表》比来将军不明赏罚,所以兵不齐心,今聚十五万众,戈甲粮饷,日费万金,不早克定,恐所费弥广。山东百姓,贫弊不可再役。——《上军国机要事.陈子昂》今大王(指建安王武攸宜)冲谦让步,法度不申,每事同前,何以统众?前如儿戏,後如儿戏,岂徒为贼所轻?亦生天下奸雄之心。——《陈子昂别传.卢藏用》

          当然了,武则天对于国防建设并非完整是没有贡献,她所选任重用的唐休璟、张仁亶、娄师德、郭元振、王孝杰也是颇有将帅之略的杰出边将。从宏观层面来说,对于武则天光复安西四镇巩固河陇边防的结果应该给与足够的确定。

          比如武则天顶着狄仁杰和朝臣的压力支撑郭元振和崔融的奏议,保持持续留汉军三万驻守安西四镇。

          朝廷疑未决,元振上疏,认为:“钦陵求罢兵割地,此乃利害之机,诚不可轻举动也。今若直拒其善意,则为边患必深。四镇之利远,甘、凉之害近,不可不深图也。宜以计缓之,使其和望未绝则善矣。彼四镇、十姓,吐蕃之所甚欲也,而青海、吐谷浑,亦国度之要地也,今报之宜曰:‘四镇、十姓之地,本无用于中国,所以遣兵戍之,欲以镇抚西域,分吐蕃之势,使不得并力东侵也。今若果无东侵之志,当归我吐谷浑诸部及青海故地,则五俟斤部亦当以归吐蕃。’如此则足以塞钦陵之口,而亦未与之绝也。若钦陵小有乖违,则曲在彼矣。且四镇、十姓款附岁久,今未察其情之向背,事之利害,遥割而弃之,恐伤诸国之心,非所以御四夷也。”太后从之。 ——《资治通鉴.唐纪二十一》仁杰以百姓西戍疏勒等四镇,极为凋弊,乃上疏曰:【臣闻天生四夷,皆在先王封疆之外……如此数年,可使二虏不击而服矣。】仁杰又请废安东,复高氏为君长,停江南之转输,慰河北之劳弊,数年之后,可以安人富国。事虽不行,识者是之。——《旧唐书卷89.狄仁杰传》

          同时勇敢起用郭元振主持凉州防务,拓展凉州地域的南北防御纵深,积极展开边疆屯田工作,以充实军备。

          先是,凉州封界南北不过四百余里,既逼突厥、吐蕃,二寇频岁奄至城下,百姓苦之。元振始于南境破口置和戎城,北界碛中置白亭军,控其要路,乃拓州境一千五百里,自是寇虏不复更至城下。元振又令甘州刺史李汉通开置屯田,尽其水陆之利。旧凉州粟斛售至数千,及汉通收率之后,数年丰稔,乃至一匹绢粟数十斛,积军粮支数十年。元振风神伟壮,而擅长抚御,在凉州五年,夷夏畏慕,令行制止,牛羊被野,路不拾遗。 ——《旧唐书卷97.郭元振传》

          而垂拱二年(686年)武则天贤明引导下的甘凉实际上是这个亚子的

          臣窃见河西诸州,地居边远,左右寇贼,并当军兴,顷年已来师旅未静,百姓辛劳,殆不堪役,公私储蓄,足可忧嗟。顷至凉州,问其仓贮,惟有六万馀石,以支兵防,才周今岁。虽云屯田,收者犹在,此外略问其数,得亦不多,今国度欲制河西定戎虏,此州不足,未可速图,又至甘州,责其粮数。称见在所贮积者四十余万石,今年屯收,犹不入计。臣观其冲要,视其山川,信是河西扼喉之地。今北当九姓,南逼吐蕃,二虏奸回,凶猾未测,朝夕警固,颇有窥觎。甘州地广粮多,左右受敌,其所管户,不满三千,堪胜兵者,不足百数,屯田广远,仓蓄狼籍,一虏为盗,恐成大忧。凉府虽曰雄藩,其实已甚虚竭,夷狄有变,不堪军兴。——《上西蕃边州安危事.陈子昂》

          所以经营河陇的成就也是对之前河陇空虚的填坑成果。而且郭元振在凉州任上所做的事情,陈子昂早在十五年前的垂拱二年(686年)就提出来恳求实行,至于为什么会拖到大足元年(701年)郭元振接任凉州都督以后才实行推行,个中缘由确切耐人寻味。

          臣愚不习边事,窃谓甘州宜便加兵,内得营农,外得防盗,甘州委积,必当更倍。保以言之?甘州诸屯,皆因水利,浊河灌溉,良沃不待天时。四十馀屯,并为奥壤,故每收获,常不减二十万但以人功不备,犹有荒芜。今若加兵,务穷地利,岁三十万不难堪得。国度若以此计为便,遂即行之,臣以河西不出数年之闲,百万之兵食无不足而致。仓廪既实,边疆又疆,则天兵所临,何求不得?——《上西蕃边州安危事.陈子昂》

          最后市面上各类武则天传记书籍作品汗牛充栋,但立场中肯、论证出色、史料充足者却凤毛麟角。个人所见作品中,惟以雷家骥先生的《武则天传》持论中立,褒贬得当,且论证逻辑清楚,征引史料丰盛。非常合适初学者0基本树立对武周政权和武则天本人的基础知识框架。即使时至今日,雷先生这本传记不失经典全面。建议宽大有兴致的知友可以精研细读,必定获益匪浅。

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上一篇: 如何评价戚薇?

          下一篇: 桌面
          请输入搜索内容

          最新标签

          NEWSTAGS